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喜歡研究血統的朋友們,必定非常留意種馬的排名表,種馬排名表五花八門, 例如靠子嗣的總獎金排名, 種馬第一季子嗣排名, (第二季、第三季等等), 兩歲子嗣總獎金排名, 中短長途子嗣獎金排名, 還有broodmare sire 母父馬子嗣總獎金排名等等。


嚴格來說, 筆者只會注意種馬子嗣獎金排名 (General Sires by Earnings)和兩歲子嗣總獎金排名,原因是這兩個數據在育馬界上有著不可劃割的關系。


當一匹雄馬加入種馬行列, 他便成為一個由自由巿場決定身價的商品。他的價值取決於他與牝馬交配後, 所產下的子嗣成功與否。比如說, 當很多人對一匹新種馬寄予厚望, 在拍賣場大灑金錢在這匹種馬的周歲子嗣身上, 這個時候這一批yearlings 就好像股票巿場里的概念股一樣, 大家都是靠估。如果第一季子嗣便能交出好成績, 就會一直有優質母馬排隊等著交配,價錢亦不斷增高。 反之, 如果種馬子嗣稍為遲熟, 在很多2 歲高獎金的賽事都交不出成績, 育馬者及買家便開始對該匹種馬產生懷疑態度, 買家不會再高價買入該種馬子嗣, 育馬者亦不敢把好的母馬與其交配。


繁殖牝馬一季只能懷孕一次, 機會非常珍貴。故此, 一些繁殖能力偏低的種馬, 更加無人問津。


常言道,人要贏在起跑線, 種馬也是一樣. 那麼, 是不是這類遲熟的種馬就永無翻身之日?


答案是: 貧者越貧, 富者越富。種馬如果長時間交不出好成績, 他們只能夠和劣質牝馬交配, 能夠成功誕下佳駟的機會變得越來越低。最後,一代馬王可能淪落到三線賽馬國家繼續配種生涯。


經典例子如一代澳紐馬王Carbine (bay, 1885), 雖然曾經在英國誕下打比冠軍Spearmint, 但是最後也難逃絶種的厄運. 另外, 一代澳洲馬王Tulloch (當年由老摩策騎),也遭遇到同一命運。Tulloch 的父系Khorassan 和整條Big Game 父線, 於Tulloch 成名





前己經日漸衰落。 當Tulloch 的yearlings


交不到



好成績時, 有經驗的育馬者和買家開始不再信任這一匹一代馬王, 而Tulloch 亦踏上了貧者越貧之路。









能夠在近年把父系咸魚翻身的只有一匹Tiznow, 亦可以稱為Godolphin Arabian 的最後一條救命草。 Godolphin Arabian 父線最後一匹能夠贏得葉森打比的己經是1964年的Santa Claus, 希望這一條美國名門Man O War 父線能夠一直在美洲發揚光大。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