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馬血統簡評 - 協霸神駒


協霸神駒

Public Purse (USA) x Flower Fest (BRZ)

Out of Crimson Tide(IRE)


父系: Public Purse 曾在法國、德國、英國、杜拜及美國作賽, 能征慣戰, 在2000年杜拜世界杯, 在騎師中谷Corey Nakatani 跨下以十馬位之差敗於馬王杜拜千禧Dubai Millennium,該場的時間為1.59.50, 至今仍是紀錄時間,欣慰的是Public Purse 比香港馬王原居民早過終點, 取得一個人棄我取的的三名, 獲得豐厚的獎金。


Public Purse 沿自老牌種馬Private Account, 當年第一匹Private Account 來港的子嗣應為喜上喜, 由約翰摩亞所訓練, 當年告東尼還是騎師身份,追查父線還可見到Damascus 的名字, 屬已非主流的父系Teddy一脈, 這條父線已逐漸沒落, 只能夠在非主流賽馬國家生存。


母系 : Flower Fest 的父親為Crimson Tide, 早年在英國及德國贏得兩項三級賽已運往巴西配種, Crimson Tide 本身母線是Darshaan/Shirley Heights 長途種氏, 而Crimson Tide 父系為Sadlers Wells, 所以其DI 被評為0.78, 屬大長途血統。


Flower Fest 曾在2012 年誕下協霸神駒的全兄弟馬Agion Do Jaguarete, 曾勝出兩場烏拉圭的三級賽, 途程分別為泥地1600m 及1500m。


Second dam Flaxville 產於1986年, 觀其五代血統有’時光倒流七十年’的感覺, 居然見到Hyperion (1930), Aureole(1950), Bois Roussel(1935), Owen Tudor (1938), Wild Risk (1940) 等經典古馬的名字在內,整條母線血統已在瀕危絶種行列。


結論: 很難想像這類非主流甚至有點極偏的血統,在第三賽馬世界作賽的馬匹能夠獲批准來港, 反之, 可能主理人及幕後有關人士有超乎常人的觀察力,或馬匹有極佳潛藏才認為協霸神駒在港有力在香港頂班跟其他良駒周旋。觀乎其在香港走勢,早段落腳慢而步闊,需要頗長的衝程, 變速力不高但勝在夠氣量, 寄望將來在大長途或泥地(如香港有長途泥地賽當為其最佳出路)交出一點成績。


22 views

Copyright © 2018 Racingbloggers.com.All rights reserved.  Disclaimer/Private Policy

  • Email-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