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eed 勝千里





有感而發, 希望從血統的角度研究勝千里 Baaeed 這匹良駒, 截至目前為止, 他還是保著不敗之身, 10戰10勝。


從血統表來看, 勝千里四代都沒有Danehill的 ‘參與’, 他將來很有機會成為百搭父系, 大量Danehill 牝馬會優先與他交配。


觀乎四代血統, 第四代父系的八匹名馬, 除了Danzig 當今還是有力種馬外, Ahonoora (真威父系,碩果僅存Byerley Turk 父線) 已久無建樹, Mr Prospector 偶有佳作, Lombard 德國馬王 (父線已絶), Raise a Native (翠河第四代父系, 古馬已無直接影響力), Nureyev, In the Wings (出過一匹談唱劇, 其他子嗣乏善可陳), Arazi (只是稍好的母線父系), 正宗一膽拖七腳失敗父線. 有時這種父系可愛之處係同其他牝馬交配,有機會激發到以往其他優秀古馬的潛力。


古馬作為父馬失敗的原因不是純粹他們能力或者遺傳力不好, 相反是因為時勢做英雄, 在當年的環境大形勢沒有相應配合的牝馬血系相交配發揮最大潛能。 經典例子:Camelot - 父線望族 Montjeu為一代名駒, (大家還記得香港馬王原居民曾在日本杯與他對戰嗎?)產出具競賽能力的子嗣不少, 如Hurricane Run, Motivator, Authorized etc. 但是基本上能夠直接produce top class sire son 的子嗣極少,唯Camelot 除外. 因為幕後有關人等最後決定把Montjeu 配Danehill 最下線, 終於產下Camelot 這匹競賽與配種甚佳的良駒. 相反, 之前他們都很堅持把望族配Blushing Groom/Rainbow Quest/Quest for Fame 等母父線, 雖然能夠產下之前提及的優秀戰駒, 但是父線的遺傳力就不能往下走下去. 由此可見, 隔代遺傳在血統研究中是一個重要概念。




之前提及的Motivator 及 Hurricane Run, 都是優秀戰駒,但是最跨張的是兩匹馬居然 carbon copy 式的同樣配最下線的Atan/Sharpen, 得出的相同命運是兩駒的配種成績可 謂完全失敗。





所以育馬者必須搞清楚, 配出來競賽,與配出來延續父線, 是兩套不同的理念。當然, 兩全其美當然最好, 但是能夠兩者兼備的, 真的很少, 只有經典驚世名駒. 這個也同Frederico Tesio 一百年前的著作有關,他提出了nervous energy 的概念 - 如果一匹馬競賽出色, 係因為在比賽中能夠發揮所有的nervous energy,但是當退役配種時, 公馬交配的nervous energy 就會因為之前競賽生涯中用得太多, 在配種時就會減低, 導致子嗣能力下降。 現代breeder 精明, 馬兒只要在3 4 歲有表現時, 便馬上退役配種, 有可能亦和nervous energy 這個原因有關。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